鸿运国际官网

时间: 2018-11-03    阅读: 599 次    来源: 寒秋文学

等回到座上的时候,闻安才发觉自己的后背已经冷汗涔涔。听雪急忙从闻安的手中接过那个荷包,却发现自家主子用力握的过紧,连指甲印子都已经刺进了绸子里。

主子。听雪有些难为看着那个伤痕累累的荷包,双手将它摆在了桌台上。乐曲声又一次响了起来,不过已经是换了一批乐师,丝竹声声中带着鼓点子,倒也是一种新奇的搭配。闻安此时已经没有心思去看那些,只顾着自己又倒了一杯酒,仰头喝下去。

太后的一席话完全没有给自己留任何的脸面。但凡是在自己前头进宫的,都知道闻安虽封常在,却是常常都陪伴凤驾的。闻安敬爱皇后,太后自然看在眼里,不过如今新后早就已经坐稳了凤仪,太后如此点明,闻安觉得或许今后在宫中的日子却是要愈加艰难。闻安想起刚才皇帝最后给她的眼神,冷漠,甚至可以说是无情。她苦笑一下,接着又从壶内倒出一小杯。

庆贵人,现在殿内歌舞升平,你倒是一个人喝闷酒作甚?颖贵人娇俏的声音在闻安的耳旁响起,似带着一丝幸灾乐祸,语气当中充满了讥诮:刚才太后已经将孝贤皇后的旧物赏赐给你,可算是今日唯一一个获赏的主子了,怎的还有不如意的吗?颖贵人用帕子掩着嘴轻轻笑了一声:庆贵人可不要吃醉了,待会儿妹妹还有节目需要您帮呢!

闻安现下心情不好,又不能当着众多人反嘴回去,便只是放下了酒杯看着颖贵人:颖贵人如此嫉妒本宫得了赏,不如本宫去向太后讨一讨,或许还有孝贤皇后用过的别的物件,一并给你送到宫里头去如何?说完轻笑一声:有一件本宫倒是记得极清楚的,珐琅彩的口盂,颖贵人应当是会喜欢的。

你!颖贵人尖声,转而又放缓了脸上的神色:好了,本宫也不与你计较。转身也不顾这台子上曲子热闹,便径自起身,走到了殿中央。还有舞姬正随着乐曲旋转,一看见颖贵人过来,也就停下步子候在一旁。

玉茯,怎么过来了?皇帝见到颖贵人立在那里,立马站起身询问:可不要如此莽撞,方才舞姬都还在那里,若是一不小心碰着可如何好?

颖贵人笑着向皇帝福了一福:多谢皇上关心。不过玉茯瞧着这台子上的舞就是那几个动作,可算是没意思,玉茯本就已经准备好了节目,想请太后与皇上瞧一瞧。

胡闹!皇帝微好呵语气却是柔软:你有身子,怎可以如同往日一般,快些坐回去。朕知道你有孝心,来日方长,还怕没机会演给太后看吗?

颖贵人听完,脸上便是堆满了委屈:皇上,玉茯与庆贵人可是准备了好久。这曲子也谱了,舞也排了。庆贵人还请教白乐师,两人可是花费了不少心思的。皇上,这本就是为了今日才做的,今日要是不能演一演,可算是白白准备了呀。颖贵人站在底下仰着头望着皇帝,闻安听着那甜腻的声音,竟觉得有些刺耳。

皇帝轻笑了一声:你说的白乐师便是白询吧?

颖贵人点头:正是。

白府上下,如今最通音律的应该就是白询一人了。他做的曲子,定当是极好的。皇帝说完,便会随意抬手:今日宫中乐坊早已经编排好了,便不要在今日听了。颖贵人还想说什么,太后向她点了点头,颖贵人的脸上便还是换上了一层少女娇俏的表情:那嫔妾便等着皇上来我那里听一听如何?

皇帝点头:好了,依着你来。说完便也是拿起桌上的一杯酒,喝了半口,眼神却飘向了坐在那里与一旁明常在交谈的闻安。

太后轻轻看了皇帝一眼,笑着夹了一筷子菜,放在嘴里嚼着。

殿内的舞姬又重新开始随着丝竹声起舞,闻安觉得气闷,告诉了身边的明常在一声,便带了听雪从后面走出去透气。这稍稍一走排场也就到了晌午的时辰,日头又急又狠,打的闻安都不愿意往外头走。听雪撑开手里的帕子为闻安挡着一些,快快拉着闻安去了一旁无人的后殿。隐隐约约的乐曲声音虽还可以传进来,这里却是空无一人的。闻安松了松肩膀,坐在了里头安置着的八仙椅上头,拿起桌上的一个橘子剥了,递给听雪一半:你也吃点。这瓜果味道还是这里的好些。

听雪接下,向闻安说了一声:奴才去拿一壶水来,主子喝了那么些酒,应当是口渴了。

嗯。闻安点头:从小道上走,别一会儿被人瞧见了,又说咱们偷懒不在那宴会上头。

奴才知道了。听雪说完便就脚步轻快转了出去。闻安站起,从殿内的书架上头抽了一本出了,随意翻了翻。兴许是动作大了,兴许是扣子松了,闻安手上的那一串银链子从腕间滑落,当啷一声清脆敲在了石砖上头。闻安蹲下身子去捡,却看见一个白衣影子走了进来。

你怎么在这儿?

进来的是白询。他上前几步,看了一会儿闻安手中的这串,轻声问了一句:庆贵人,可是从何处得到的这串手链?闻安未答,反问了一句:白乐师,这里是后宫,男子不可随意出入,难道颖贵人没有同你说过吗?闻安将手链紧握在手里,瞧着白询略显苍白的脸。

微臣是奉命等候在此。颖贵人原本安排微臣与您合奏,不过现下好像不需要了,微臣便想四处走走,未曾想却碰见了庆贵人在此,微臣有所冒犯,请庆贵人见谅。说罢转身要走,闻安出声却拦住了他的步子:慢着,本宫倒想问问,你与颖贵人到底想做什么?前几日颖贵人把本宫叫到咸福宫与你一同谱曲,今日大殿上她说的话想必你也听明白了。本宫想告诉你,让颖贵人少费一些心思,若真的想诬陷本宫,这些手段还是太嫩了一点。白询,你的祖父是有贤名之人,本宫想劝你不要污了你祖父的名声。

0 我要投稿
散文投稿 - 诗歌投稿(寒秋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)[ 投稿指南 ]
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,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,让更多网友认识您!
查看所有评论
猜你喜欢

深度阅读

?在线投稿
?在线分享 ?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