鸿运国际官网

时间: 2018-11-03    阅读: 827 次    来源: 寒秋文学
作者:叶子朱文

柳下笙歌庭院,花间姊妹秋千。记得春楼当日事,写向红窗夜月前。凭谁寄小莲。

绛蜡等闲陪泪,吴蚕到了缠绵。绿鬓能供多少恨,未肯无情比断弦。今年老去年。 晏几道《破阵子·柳下笙歌庭院》

岁月催人老,曾经的过往都是刹那芳华,流水一般从指缝间溜走,抓不住。思之如狂,回忆泛滥而来,佳人倩影,留不住。彻夜辗转不成眠,思念结成网,将一颗心捆绑。

01柳下笙歌庭院,花间姊妹秋千

晏叔原作为宰相府的七公子,算得上天之骄子,集万千宠爱于一身。金鞍美少年,去跃青骢马。牵系玉楼人,绣被春寒夜,14岁就中进士,书生意气的公子哥,过得是逍遥自在的豪门生活,春风得意,羡煞旁人。

烟花三月,清风徐徐,杨柳依依,日光暖暖熏人醉。繁花铺满庭院,窗户里薄纱帷幔,若隐若现。院里高朋满座,鼓瑟吹笙,轻歌曼舞,觥筹交错。饮酒对诗,闲情作赋,泼墨为画,酒不醉人人自醉。

花间提壶,入目皆是倩影,人比花娇。或执扇扑蝶,或三两耳语,或低头赏花,或藏于花间,或静坐秋千。只有你,濯清涟而不妖,遗世亭亭立,呆呆望着太阳。精雕玉琢的侧颜,映着日光,如珠如玉,罗衫裙随风轻扬,花间最美,非你莫属。缘来,小莲。

怡红楼前烟雨别院,你我把酒话西窗。你说你身世浮沉,饱受命运捉弄,我为你抚平眉间一抹愁。我说我凌云壮志却一筹莫展,浪迹花柳间,你为我抚琴解忧,搅动烛火闪烁。只恨时光匆匆,良宵苦短,语未尽,天已明。同是天涯沦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。

02记得春楼当日事,写向红窗夜月前。凭谁寄小莲

看似拥有一切的晏七公子,繁华过后终归落寞。文友也好,同僚也罢,总觉得他与这世道格格不入。人生得一知己足矣,青楼女子又如何?心意相通,照样是红颜知己。他何曾在乎过世俗的目光?可是,离别来得太匆忙,以至于小莲音讯全无。

无奈一别经年,昨昔成烟。自你走后,也曾故地重游。一壶浊酒两小盏,彻夜独酌。九弦琴犹在,无人撩拨琴弦。冷月照红窗,形单影只,顾影自怜。借着清清冷冷的月光,写下无涯思念,小小尺素,竟无人可代传,天上鸿雁,亦不理会我的夙愿。你不在,纵有千般愁续,万种忧思,更与何人说?

你说床头明月光,漏影白裳,如今玉盘云藏,人走怜殇。 你说暖春迎花,亭台呷茶,如今秋凉霜打,芳菲未发。 你说嬉戏蒙眼,裙摆秋千,如今断绳井前,红颜消残。 你说共舟游湖,望尽远山,如今水波全无,形影孤独。时光总是无情,将一切美好都变成往昔,小莲走了,相聚无期,也许,余生都将活在回忆与怀念中。

03绛蜡等闲陪泪,吴蚕到了缠绵

高门府第的生活,一去不返;把酒言欢的朋友,各奔前程。满腔抱负,已被酒肉穿肠腐烂。又是三月,杨柳依旧,伊人不再。红楼里莺歌燕舞的热闹,是属于他们的,我只是个过客。

晚来风急的时候,斜晖脉脉江水悠悠,依稀见到你的容颜,巧笑倩兮,却无人为我披衣衫。我还住西厢,你如今身在何方?

漆黑的夜里,我不忍吹灭烛火,怕你寻不到归路。红烛无端垂泪,蜡炬成灰泪始干,火灭了,天亮了,思念泛滥成灾。檐下的吴蚕,悄悄吐丝,不眠不休诉说着无尽的凄楚缠绵,最终作茧自缚,至死方休,一生短暂。

私心以为,叔原念念不忘的小莲,也在千里之外夜不能眠,想着叔原。纵然被人赎身,不必以色侍人,可她终究出生红尘,不被世人所接纳,大概也不会过得很幸福。这缠绵往复的情思,我宁愿是两个人的相思,也好过一个人的寂寞。也许,词人怀念的不仅仅是见之不忘的红颜,还有那逝去的时光,回不去的往昔无忧的生活。

04绿鬓能供多少恨,未肯无情比断弦。今年老去年

梦里佳人昔日音容犹在,我欢喜得不愿醒来。奈何时光匆匆不待人,美梦总是短暂。晨起,竟有华发生,岁月不饶人,你是否同我一样日渐老去?剩下的青丝能苦撑多久,经得起多少次生离死别?青丝缠绕不休,一如我心底的愁怨,结成千千结,剪不断,剪不断!终归不是断弦,再怎么拨动,亦无琴音流转,那般无情。

韶华易逝,今年又老去一岁,我黯然神伤,借酒浇愁,帘卷西风,瘦比黄花,无奈不知我者谓我何求,徒然伤春悲秋。我还记得你,小莲,知我心忧,替我消愁。你是否也记得我?

欢乐的时光总是太短太短,却要花一生来珍藏回味,最是时光留不住,枉把深情付,擦肩而过,也就天涯陌路。旧事旧情如昨天,今夕愁岁方知老,何日聚首诉浓情,春秋盛年有几时?

我们总是记得童年的玩伴,遗憾现在渐行渐远,抓着那段欢愉,不忍放手。然而风沙岁月,一点一点掩埋那些记忆,脑海里的情节渐渐模糊,最后,只留下微弱的光影。怎能不惆怅伤怀?

0 我要投稿
散文投稿 - 诗歌投稿(寒秋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)[ 投稿指南 ]
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,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,让更多网友认识您!
查看所有评论
猜你喜欢

深度阅读

?在线投稿
?在线分享 ?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