鸿运国际官网

时间: 2018-11-03    阅读: 597 次    来源: 寒秋文学
作者:夜乡晨

端午的前一日,应自海兄之邀,我同志敏和联合兄一同乘班车,向省会郑州去参加自海兄之子洋洋的婚礼。

班车是上午十点从沈丘县城出发的。时近端午,宁洛高速公路两旁的农田,因玉米、大豆等农作物的破土而出,已透出行行的绿意。今年麦收过后的雨水不多,上午阳光下的热力使得幼苗弱而无力,而公路两旁的树木则彰显夏季旺盛的生命绿意。

车速很快,在穿过一个个村庄,一座座城市之后,不到三小时,省会郑州已遥遥在望了,而大都市的高楼大厦渐入眼帘。车下高速,转而驶向高架桥,由政府主导投资和房地产为支柱进而拉动GDP发展的粗放型经济,使得城市建设不断扩张,一线二线城市不仅高楼林立,而且造价昂贵的高架桥也已形成空中网络,三线四线城市高楼建设迅猛发展。我省省会郑州的基础建设和房地产开发也一日千里,呈跳跃式发展,可以说郑州每年都在变,变得如此迅速,以至于如果你一年没去,到来年再去,对你而言它就会变作一座陌生的城市。城市基本建设的发展,尤其是房地产的畸形发展,表面上形势喜人,尤其是房价的迅猛攀升,(据说两年内郑州的房价业已翻翻,国内其他城市也基本如此)业已成为中国经济的硬伤,高房价使政府,开发商,炒房者赚得盆满钵满,高房价掏空了中产阶层的储蓄,高房价也成为刚需族的梦魇,高房价也抑制了民众的消费和阻碍了其他行业的发展,高房价尤其对实体经济的发展产生严重伤害,它恶化了实体经济的投资环境,高房价也加大了国人的投机心理和投机行为,高房价源于各地政府的GDP的发展观、政绩观和对财富增长的渴求,也源于货币的超发,也与部分政府官员对财富的贪婪追求离不开。高房价刺激了民众,高房价必将会绑架政府,到时候建成的楼房卖不出去,房价降也不是,涨也不能的尴尬局面会同时出现。高房价带动的楼房大跃进,使各地出现了大量空置房(还出现了不少的烂尾楼),空置房的大量出现这不仅浪费了大量资源,而且还对资源和环境造成不可逆转的破坏。

中国经济得益于房地产,也必将崩溃于房地产。当一套百十平方米的房子榨干几代人的血汗钱,当大街小巷都在谈论房子最能赚钱时,房地产的冬天就要来临了(我在郑州时估计不会超过五年,现在看来用不了五年)。这情形就象2008年的股市,当年只要三五成群的人站在一起,话题必是赚钱的股市,就连大街上推三轮车的人都兴奋地谈论股市赚钱的神话,可就在人们谈论着到奥运会还要大赚一笔时,股市却以自由落体的速度下滑,众多股民血本无归,那情形,现在想起来都心有余悸!近两年的房市如同当年的股市,许多富有者和中产者都沉浸购房获利,财富增值的亢奋之中,当这些房产不能变现的时候,总有一天会重蹈08股市的覆辙。

车经高架桥很快驶入南三环,接着到航海路银尚(音)街十字路口,我们便下了车。

在十字借口稍等片刻,自海侄儿接我们的车便到了,乘上车,转了几道弯,就到了燕庄附近的省公安厅家属院安泰家园小区。在自海兄家里,兄弟相见喜不自禁。我们寒暄一番后,又简要说了各自近况,然后简单吃了准备好的午餐,自海就亲自领着我们到附近朵哈宾馆安排住宿。朵哈宾馆是附近新落成的较高档次的宾馆,我们被安排到十一楼的双人房间。晚间自海又备了两桌丰盛的晚餐,盛情招待来自家乡前来贺喜的人们。饭后,我们回到住宿处,我与志敏兄利用这难得相聚时光,畅谈了大半宿,而后昏然中入梦。

第二天,是端午节,起来的时候,天落起了细雨,凉凉的,很爽意。我们三人在宾馆的楼下自助餐厅美餐了一顿,餐后我们先到安泰小区向自海兄问讯,看能否帮点忙,因为婚礼诸事安排妥当,我们无事,于是三人便绕朵哈宾馆周遭沿街而行。因为该处并非城市中心,街上行人并不多,车也不多,多天的响晴,遇上节日凉雨,细雨飘飞,加上侄儿的婚礼即将举行,三喜齐至,真是爽心!

洋洋的婚礼是在一个烧烤酒店的大厅举行的,婚礼场面热烈而隆重,参加婚礼的除自海夫妇的亲戚朋友及新娘家的人外,还有自海的一些同学、战友,为增加婚礼的喜庆,还聘请了婚庆公司的一班人马。婚礼上不仅新郎新娘洋溢着幸福,而且自海夫妇二人,笑容灿烂,他们热情地招呼着每一位前来贺喜的客人。

我们沈丘的老乡加同学被安排在二楼的雅间。一张圆形大桌安坐十几人,其间除了志敏、联合和我外,还有高中时的同学周金法、周金亮二兄弟,肖海祥(已十多年没见面,在郑州开办一所机械培训学校),翟振锋及他的儿子,吴振中,吕洪忠等人(据人介绍他们在省或郑州市局都有一官半职)。同学老乡相见,自然欢喜。爱开玩笑的周金亮(在郑开办一家汽车配件兼修理公司)见到我,笑对我:你还是那个鸟样子,像个半拉撅子!还啥半拉撅子,早已过了半拉撅子他爹的年纪!我回应道。良清不显老,看样子只有四十岁!肖海祥也附和道。是吗?都是我傻傻的不知道操心,也不想着挣钱!,哪象你们这大老板,一天到晚想着挣大钱,买豪宅,泡小妞!心累肾亏!说罢,我和金亮都大笑起来,其他也有人跟着笑起来。

因为离开宴还有一段时间,我便同在高中上学时曾在一起吃饭的为人豪爽而又性格温和,平易近人的肖海祥特意坐在一起交流,我们各自介绍了自己的近况。谈话间,他提到了在高中一起就读的同学王超,说他业已离世。王超这个性格乐观而且能干的同学,因命运不济,过度操劳而早早撒手人寰,我们都唏嘘不已,深感生命之无常。也相互劝诫以后工作生活要关注健康,珍惜生命!

喜宴准时开始。虽然席间的人并不全都认识,但酒过三巡,喜宴上就餐的人,抛开了身份,就开始了推杯换盏,气氛也变得热烈起来。过了一会儿,自海兄夫妇和新娘新郎过来敬酒致谢,大家表示祝福。之后,最后一道三鲜鸡蛋汤上桌,酒菜差不多了,大家同饮圆满酒后,就一一道别了。随后,老乡吕洪忠用车将我们送到发往沈丘的中巴车上。

返沈的路上,那喜雨下得正紧!

0 我要投稿
散文投稿 - 诗歌投稿(寒秋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)[ 投稿指南 ]
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,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,让更多网友认识您!
查看所有评论
猜你喜欢

深度阅读

?在线投稿
?在线分享 ?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