鸿运国际官网

时间: 2018-12-03    阅读: 521 次    来源: 寒秋文学
作者:舞墨轩

(三)

往后,阿弥和诛心的接触变得频繁起来,可是渐渐地,诛心发现了阿弥的一个习惯。他一般睡得比较晚,也就是我们所谓的夜猫子。终于有一天,,诛心忍不住了,她在培训群里发了一个语音:狮虎,为什么你每天都休息得那么晚呢,睡不着吗?

也正是那一天,诛心向我们公开了她好听的声线,还有她和阿弥之间那份公开的秘密。

诛心的声音出来以后,群里的其他成员,都对这一把天籁之音赞不绝口,唯独阿木。也难怪,阿木一向沉稳,对于这种在他看来,有些刻意的温柔,一时难以接受,也是可以理解的。

很快阿弥便在群里作出了回应:诛心,不是的。我的睡眠是比较浅,偶尔失眠,我也会听着好听的歌,让自己尽快入眠。

然后诛心跟阿弥互动起来了,诛心说:狮虎,要不我给你讲个故事,哄你睡觉,好吗?

可以啊,你说,我在听呢。阿弥回应着。

于是群里便传来了诛心软软的,让人感觉很舒服的声音:大家都知道船吧

传说在江陵一代,船又被称作送

因为他们乘船,就等于要离别,这就是送的起源

而送送就成了他们对亲朋一帆风顺的美好祝愿

当然,现实里是不是这样我还需要去实地考察一下

这是我跟随着那个人踏入这片土地后听到的第一件事,那个关于送送的说法也就留在了我的脑海中。(梦里) 今天的故事叫做送送传说

我跟着XX(名字我忘记了)来到了她的家乡,她的家乡似乎对船有着特殊的感情,在这里,船不叫做船,而叫做送,因为每一个乘船的人,都代表着将会离开,而岸上的人要去送行,送行时会送上一条船,代表牵挂,也代表着祝愿平安。

这个地方还有个传说,神女之葬,据说神女埋葬在某个水道边,这里的水,每到黄昏就会干涸,XX说是上天的意思,这是上天为了不让此地人离开故土。

我去了XX的家里,她跟她哥哥住在一起,他叫做炎。夜晚,我们都睡在船里,一人一条船,听XX说,这里的夜晚很冷,要盖铺两层盖两层,我也照做了。

神女的传说一直在心头,似乎有什么在心里闷着,说不出来,直到一缕倩影飘到船边,到我身边。她的歌声有种魅惑的味道(对我无效),我惊讶的看到XX从房间里走了出来,就像梦游一样。

我悄悄的跟了出去,发现xx走到了已经干涸的水道边,躺下。

然后,陆陆续续的有女人从家里走出来,躺倒水道边。

我什么都做不了,就在静谧的月光下看着。

而后,下了一场跟夜这般安静的雨,雨水打湿那些女人的衣衫,我可以清晰的看到她们的手指上粘的尘土被打湿,连同雨水一起流进身下的土地

那缕倩影来到了水道边,她的歌声温柔至极,所有的女人们也一同唱起了相同的歌,然后那个影子就越来越淡,那些女人也似乎融化了一般,一同流到了水道里,水道又重新涨满了水

第二天,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,XX也从船里醒来。

一天似乎相安无事,但我却发现,这些女人们从来不向水道边靠近,除了送别他们的亲人,她们就送上送,来祝福他们平安归来

每一夜,那倩影,那些躺在水道边的女人,那歌声都会出现。在我的脑海里,一直不曾远去。

而这几日,我也看到了那些拿着送离开的人,不过十日,必然会回来

直到那一天,好像是一个人离别的时候,没有拿女人送给他的送。

那天傍晚,不仅水道没有干涸,而是下了暴雨,到了月出的时候,水已经漫上了水道,漫过了人们的脚面,不过这并不影响大家的安眠, 因为大家都睡在船里嘛,那一晚歌声没有出现,而水道边,一层薄薄的泥土被冲刷开, 有一个女人安静的躺在那里,她坐了起来,眼眸里是月亮的光,我记得她说我一直在等你回来,为什么你没有带走我的思念呢后来我知道,那个女人就是所谓的神女,曾经,她跟随她的爱人来到此地生活,而她的爱人顺水而下,远走他乡,她一直思念她的爱人,便做小船,顺着水道漂下,带去对爱人的思念,可她的爱人终究是没有回来,她去世了,为了等待他,她葬在了水道边,她的愿望化作了力量,把思念带到了每一个小船里,拿着它的人,一定会感受到思念的力量, 不到十日,必然返乡,也许这个地方只存在于我的梦里,但是送,也许是每一个游子归乡的心吧。

群里面,头像亮着的人有不少,可竟然没有人去打破这一刻的安静。诛心的声音还在耳边回荡。我们都沉浸在这一种被爱轻轻包围的感觉,并且享受着。

诛心的故事说完了,阿弥那把富有磁性的声音传来:诛心,该去睡觉了。

紧接着是诛心的声音:狮虎,告诉你一个秘密。这是我晚上做的其中一个梦。每天晚上,我都会被这样不同的梦,反反复复地纠缠着。所以说,我的睡眠质量是很糟糕的。在别人看来,我睡得很多,只是他们并不知道,我晚上大部分时间都被这些梦霸占了。诛心的声音淡淡的,有种说不出的伤感。

如果说诛心这番话,没有触动到阿弥,那绝对是骗人的。

阿弥的睡眠质量也不好,他的睡眠很浅,一个很小的声响也会把他惊醒。发展到今天这般局面,他自己也说不清原因。他依稀记得,小时候的他睡得很沉的。有一天上晚班的母亲忘记带钥匙了,她用力拍了很久的门,阿弥都没有反应,无奈之下,母亲只好只好向隔壁的叔叔借来了大锤子,把门撬开。而此时的阿弥竟然还没有醒过来。每想及此,阿弥总能露出会心的微笑。他甚至可以猜到自己可爱的母亲在完成这一系列的动作后,发现阿弥还没有醒过来的那种惶恐,然后发现自己只是睡沉了,那种释怀。

家,总能带给阿弥一种安心的感觉。如今自己在芜湖的一所大学里就读,芜湖同属安徽,离家也不远。可惜这一年来,他怎么也无法找到自己在家里的那一份安心。这难道与自己2014年在外打工的那一段经历有关吗?是与不是,阿弥早已经说不清了。

诛心,一直在家生活,却也梦境连连。难道生活在家的她,也无法找到那一份安心吗?

对于做梦,能写成故事的女孩,阿弥还是头一回见。于是对于诛心,阿弥有了更多的好奇, 而如今,更是多了一份怜惜。

0 我要投稿
散文投稿 - 诗歌投稿(寒秋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)[ 投稿指南 ]
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,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,让更多网友认识您!
查看所有评论
猜你喜欢

深度阅读

?在线投稿
?在线分享 ?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