鸿运国际官网

时间: 2018-12-04    阅读: 573 次    来源: 寒秋文学
作者:℡异族ゝ轩

沿市委党校的后门向北走,山行三四里,便到了孤山脚下。山不高,满山矮树,也看不到有什么明显的登山的路,荆子丛生,酸枣横卧,颇有十足的野性,山不在高,有仙则名,听说山上的孤山神过去是挺有名气的,每年的庙会都拜者不绝。我和同行者沿山坡攀上,于无路处奋力登攀,好在山石不多,路途不险,坡度虽陡,土质还比较硬实,抓着荆条,一步一顿的爬上山来,汗流浃背,大气长喘,及至登上山顶,入眼处,孤山神庙已经破旧不堪,只剩一方庙宇的残垣断壁,早已被香火熏得黝黑,不见一丝神圣的模样,也许是神界四五日,人间四五千年的缘故吧,孤山神已经失落的走了,所以他老人家的圣殿也就破落了,想必天上安的新家一定很威严吧。

山顶全然不是我原来想象中的模样,比较平坦,裸露的几块大山石上写着不少攀山者留下的大字,没有什么顶峰的味道。古有孤峰夕照的美景,可惜的是,我们登上山时正是十点多,太阳正烈,耀的眼睛生疼,至于孤山夕照是个什么样子,我无法得知,于平坦的山顶上西望,一溜山岗,满眼树木,山的北面南面是原野片片,庄稼长得正欢。山上的风也不大,没有山泉,所以整座山略显单调与局促,有点冷涩的味道,似一个落寞的守林者。山上的破庙的偶然的香火是他落寞时吸得几口旱烟,因了这点偶尔的烟火,方知他还时不时在这片土地上逡巡穿梭。太阳行过千里,青山依然矗立,峰顶点翠,小径无言;两三行者,一点香火,庙宇冷落,天光灿烂。忽然自己心头就涌上这几句话,也算是对山的一丝慰藉,我知山,山知我,山知登者,登者乐山。我分明也是一位乐山者。

登过许多山峦,见过许多峰顶,但很多时候涌上心头的不是一种膜拜的伟大,而是一种人生路上抵达之后的平实的豁达,因为山满了我的眼睛,我满了山的胸怀。这样想来,人生怎不释然,登山的路怎会还有苦涩,青春怎会苍老了容颜。

下山时,太阳更热,把山石晒得滚烫。满身的汗水依然,向下走的脚步缓慢蹒跚,但是我的心头却觉得清阔怡然,仿佛不是我留恋山,而是孤山舍不得我,舍不得我和我的伙伴。

0 我要投稿
散文投稿 - 诗歌投稿(寒秋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)[ 投稿指南 ]
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,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,让更多网友认识您!
查看所有评论
猜你喜欢

深度阅读

?在线投稿
?在线分享 ?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