鸿运国际官网

时间: 2018-12-04    阅读: 782 次    来源: 寒秋文学
作者:杨英日

看到 十五六岁小哥哥小姐姐们,老是和家里闹矛盾,或者负气地想出去外面看看,总是想说些什么,但最终什么也没有说,不过你有没有兴趣,听一听我的故事。我叫媛媛,名媛淑女的媛,95后,我出生在一个有些极端的家庭里面,不知道我爸看见这句话的时候,会不会已经抄起了粗木棍,我说它极端,并不是因为没有爱,而是那时候啊,我年轻的父母对我的爱,实在是不得章法,也许我的到来确确实实使他们乱了分寸,且不说我挨了多少顿打,我已经忘记了,因为凭借我现有的记忆能力,实在是数不过来了,我老爸不懂的怎样表达那些温柔,他不知道,一个人只有被温柔待过,才会懂得如何去温柔待人,当然这些是我成年之后才懂得的,曾经有很长一段时光,我都觉得没有人爱我,我活着是为了死去,我甚至不明白,为什么我要存在,却连赴死的勇气都没有,回家我总是战战兢兢,我很怕哪里错了,又是一顿暴揍,我是一个姑娘,我真的很怕疼,我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对疼痛极为敏感,我花了很久很久才释怀,我奶奶走得早,没有人温柔待过他,所以他并不知道应该怎样待我,所有的柔情被他表现出来,都太过生疼,一疼就是好多年。

我爸大我21岁,21岁啊,要是我21岁的时候塞个孩子给我,我承认我也会方寸大乱,不知如何是好,我爸崇尚棍棒底下出孝子的教育理念,如果我不小心摔碎了个碗,拖出去,杖责四十,若是考试失利,再来一顿,那时候,我也不懂,为什么挨打是家常便饭,几乎日日形影不离,我爸总是说,不打不行,我也不知道,究竟行不行,但是我会在心里小声的辩驳,能不能少打几顿,我也会很叛逆,也有过所谓的离家出走,当然,差点被杖毙,所幸,总有人温柔待我,至少我妈和我爸唱的双簧就不错,我妈喜欢讲道理,我时常觉得,她一定是大户人家,书香门第的姑娘,委身给了我爸,我还是喜欢听道理,它们戳中的是灵魂,肉体不疼。人总是会长大,很无奈,却是规律,我们要等,我爸依然是个糙汉子,好听的话到了他嘴里,总是难以入耳,但是我已经学会了,让它们换一种入心,我爸要是说快滚快滚,眼不见为净,我便知道,他是舍不得我走,他闲暇的时候也会想我,他也会抱怨你一回家,东西总是吃得超级快,那我就理解为快吃快吃,出了家门可就吃不到了,他抱怨过,为什么每次回家,开口第一句,总是妈,第二句是爸,我妈去哪里啦?但是吧,我还是没好意思告诉他,其实我也会很想他,哎!我还是没有学会怎样拔掉,在我和老爸之间的那些日积月累的刺,它们年代久远,根生蒂固。

最后,想说,也是对自己说,孩子,你要知道,这个表达温柔无比笨拙的老男人,他比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男人都爱你,比任何人都希望你幸福,人生还很长,总有一天,父母和子女之间的刺都会被拔掉。你要学会在那一天到来之前,好好爱自己。

0 我要投稿
散文投稿 - 诗歌投稿(寒秋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)[ 投稿指南 ]
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,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,让更多网友认识您!
查看所有评论
猜你喜欢

深度阅读

?在线投稿
?在线分享 ?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