鸿运国际官网

时间: 2018-12-05    阅读: 808 次    来源: 寒秋文学
作者:MC九辉

乃小东三十那年立起来,按理说男人立起来呢,应该是小家庭的快乐事,可是西娟娟就是高兴不起来,不为别的单就乃小东的那个,一嘴几里拐弯的农村鸟语话的家就受不了。还别说没等西娟娟去往外的扩散呢。乃小东家八竿子都够不着的亲戚带着浩浩荡荡的皇亲国戚进城了。

没别的这个说转城市户口,那个说办工作,还有要把闺女嫁到城里,还有要钱买房。总之,提什么要求的都有。西娟娟看着这些让人头皮都发麻的乡下人,气的直喘气可是心底又是那么的善良,只好忍气吞声的应付着远道而来的亲戚。

乃小东呢,就像进城的李自成土皇上,忙的四脚朝天,电话都打爆了,求着身边熟悉的人,给亲戚安顿着,日落西山总算是安顿好几个了。

余下的到了, 该吃晚饭的点了,没走的亲戚也没地去,更多得是没钱也舍不得钱,只好住在了西娟娟的家,城里人房子有限,西娟娟给他们打了地铺,并告诉他们铺盖都是新的,地面不冷凑合着睡一晚上没问题。

西娟娟转身要离去的时候,那一拨鸟语亲戚说;西娟娟家真有钱,说电视这么大,农村可没有。

西娟娟苦笑了下,轻描淡写的回答了一句,城里都这样,不然人家也笑话呢。

有个亲戚不以为然的有发问道,说,有钱就有钱,骗我们做啥呢。

西娟娟明白给这些人讲不通道理,也说不清楚城里人的苦衷。只好转身而去了。

又是一天过去了,乃小东发挥到极致了,也没能给余下的亲戚找到一份临时工的活,

但是,家已经被这拨亲戚搞得是一塌糊涂,储备的粮油面都已经吃了个见底。可他们还没有走的意思。

西娟娟忙的是焦头烂额,考勤表上总是x多勾少,气的直埋怨乃小东。

也巧了,正愁着这一拨人的去向时候,西娟娟的单位拆老房子,忙着托人给这拨人找了个下脚吃饭睡觉带挣钱的地,没想到的是这拨人,非说西娟娟看不起他们,说这活不是人干的,还不如农村种地体面。

西娟娟再也忍不下去了,气恼的说,乃小东不是市长,省长,任何事都能办,就是能办也是国家的,不是私有的。

又说,城市是文化人的天地,即使做这个活都是有承包队的。况且还是给人打点送钱财,才谋到的。

乃小东的亲戚也听不进去,又返回了西娟娟的家。

盯着大电视说,能把电视给他们带走吗;

西娟娟带着生气与不可理解的这拨亲戚。打心底里哼了一声说,看还有啥好都拿走。

夜里,西娟娟听着有动静,劳累一天的她,也没有去理会。

起来后,发现大电视机,手机,能背的动都全部背走了。

连乃小东平常挨抽的烟,喝的酒一盒不拉一瓶不留的都带走了。

西娟娟和乃小东无语的坐在了沙发上。

低头看到了一张纸条歪歪扭扭的写着,是你们让拿的。你们城里人有钱,可以再去置办。

西娟娟怒火万丈的问乃小东,你们家都是什么亲戚,我们穷的时候一个人都不认识,也没有说过有这多不懂事的亲戚。

乃小东冲着西娟娟说,都是表叔,

话没说完,楼外汽笛声音有响了,乃小东急忙趴在窗口看,他怕再来个找活的办事的,他的官在农村家人里,就是李自成进北京的官,无所不能。

可就是怕啥是啥。乃小东睁大了眼睛,惊慌失措的看着车下走出来的人,不是别人,

是他远方家又一个亲戚。

亲戚指着出租车说,搭车过来的,你把车费付了。

西娟娟恼怒及了,对着乃小东又是一问,他有是你的什么亲戚。

乃小东脱口说,远方的表叔。

西娟娟拎起包走了,回头对乃小东说,你到底有多少表叔,能数的清吗。

又说,这是家,不是收容所,要懂规矩的。

没几天,乃小东被撤职了,不是别的原因,就是那个从来都不曾有过交集的表叔们造成的。还有乃小东自己的狂傲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。

更倒霉的是西娟娟,不但离婚了,还丢失了所有的前程。

西娟娟总是在问自己,自己需要帮助的时候,乃小东农村家的亲戚一个都没有上门的,可才好转了怎么都往上贴,难道农村人比城里人还势利吗。

还有 西娟娟总说,你家到底有多少表叔,这么害人呢。

西娟娟的格言是,烂在家里,也不再找农村人。

门第观念又一次是西娟娟觉得,爸爸妈妈说得对。文化,背景 ,条件都要匹配。

你家到底有多少表叔,西娟娟搞不明白。

电视里也在唱着【红灯记】,你家的表叔多的数不清,没有大事不登门。

0 我要投稿
散文投稿 - 诗歌投稿(寒秋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)[ 投稿指南 ]
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,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,让更多网友认识您!
查看所有评论
猜你喜欢

深度阅读

?在线投稿
?在线分享 ?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