鸿运国际官网

时间: 2018-12-05    阅读: 819 次    来源: 寒秋文学
作者:闫彬

一缕阳光,照进童年的格子窗,我看见儿时的我,一个梳着麻花辫的小女孩,趴在窗台,透过指尖捅破的窗户纸,好奇地向外张望。

母亲在院子里,把一点麦麸麦糠倒进鸡盆,加上水,搅了搅,没等母亲转过身,一只花豹子母鸡扑闪着翅膀,就飞快的 冲过来了, 将鸡爪牢牢地抓在盆沿上,刚要啄食吃,那只大公鸡也不甘落后,飞过来和它抢食吃,两只鸡立刻厮打起来。

鸡盆被掀翻,麦糠麦麸撒了一地,母亲呵斥了一下,两只鸡才安静下来。

院子很大,东南角落里是猪圈,此刻,猪也饿的呼呼在叫,母亲又去忙着从泔水瓮里打捞糟糠,准备喂猪。

母亲站立的地方,刚好有阳光照过来,薄薄的阳光里,年轻的母亲,那健康消瘦的身影是那么结实美丽。

我上学了,从家走到学校,从学校到家,走的是家门口那条小路,虽然窄窄地,但是很平整。

小路两旁长满了杂草,上学放学的路上,我喜欢走在小草上,一路蹦蹦跳跳。

靠近小路的南边,有一口吃水井,村里附近的人家都去那里挑水喝。

母亲每天都去挑两次水,早上天刚刚亮的时候,还有下午我放学回家的时候。

家里的水缸并不大,母亲来回两趟就能挑满了水,但是,很快就用没了,因为家里洗洗涮涮还有猪呀鸡呀人的都离不开水,母亲从来不抱怨,看看水没了,就再去井上挑。

每天早上,我还在梦里的时候,母亲就已经去挑水回来了。

院外,路旁那口挑不干的水井,院内,那总也挑不满的水缸;把母亲困在水井与家之间,用一双脚来回丈量那段岁月,用双肩挑着家庭的重担,养活一家老小。

父亲在外面工厂里做工,很少有时间回家,家里大大小小的事务全靠母亲一个人承担。每天, 从晨昏到暮初,母亲比太阳醒的早,比星星歇息的晚,那时,我多想自己是一缕温暖的阳光,始终照在母亲身上,赶走她身边的阴冷和黑暗。

后来,村里规划房屋布局,道路也被整修加宽,院子外面的那个吃水井被划在道路中间,听说就要被填了,那几天,母亲天天去挑好几次水,把家里的水缸以及盆盆罐罐,都装的满满的。

我提醒母亲说,村里已经在挖新的吃水井了,不用那么累挑下那么多水啊?

母亲却说,那井里的水又甜又清,新打的井水就不一定了。就这样母亲一直挑水,直到井被填起来。

按照村里新规划,我们搬到新盖的房子里住,在村子的西北角,和原来的老宅子正好是一条斜的对角线。

那条斜线就像从老房子里走出来的一缕阳光,始终照在母亲身上,牵引着她忙碌的身影勤劳的脚步,出出进进,推磨倒碾,把日子一天天画方画圆。

田间,地头,收收种种;家里拾拾掇掇,路上挑挑担担,都有母亲的影子,任劳任怨的母亲,疲惫的脸上总是带着笑容,那笑容就像阳光呵护着我在成长,让我在那段物质匮乏的岁月里,感到快乐和温暖。

再后来,父亲找人在我家院子里挖了一口水井,还装了压水机,现在,压水机早已被换成了潜水泵,母亲再也不用那么辛苦地挑水了。

如今,母亲已年近八十岁了,头发花白,细密的皱纹爬满了额头,常常和我说,唉!人老了就变懒惰了,有潜水泵,也懒得往缸里抽水,真是人越老越没用处了!

是的,母亲老了,行动也变得迟缓了,属于母亲的那年轻的光阴一去不回了。

但是,在我的记忆里,母亲年轻时那辛勤忙碌的身影,像一缕金灿灿的阳光早已深深地烙印在我心头,总让我感到又温暖又明亮!

0 我要投稿
散文投稿 - 诗歌投稿(寒秋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)[ 投稿指南 ]
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,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,让更多网友认识您!
查看所有评论
猜你喜欢

深度阅读

?在线投稿
?在线分享 ?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