鸿运国际官网

时间: 2019-01-23    阅读: 999 次    来源: 寒秋文学
作者:幻影

编辑荐:别时易,见时难,相思越景忆红颜。一念花开,一念又灭。谁知追忆,已成灾。画地为牢,锁我含怨几春秋,只余清泪。

忆,只一字,却让伊流连。念,只一字,却让君难眠。

这些年来,喜欢看,喜欢走,独自走过西湖的雪,赏过大理的夜,听过丽江的歌声,又摸过稻城的脉动。有时一路向东,跨山越河,看万里平原苍茫如诗,有时一路向西,登高探险,赏巍峨高峰雄伟如歌。可那万里平原饮酒是一人,那巍峨高峰放歌也是一人。花开花落,此去经年,无人可诉。缘起,缘灭,又该向谁问一句为何?只知那回眸间,早已又是一番过往。沧海桑田,细数那若梦般的回忆。等待,或许只剩下一抹苦涩

十年相顾两相忘,八年懵懂不相知。有时不禁在想,我陪了你多少年,穿林打叶,过程轰轰烈烈,花开花谢,一路上起起跌跌,所有的春夏秋冬泯和灭,可幕始终未谢。漫漫长夜想起那谁的桃花面,想到疲惫的人间,愿此间不再少年。有谁一任平生可以不拖不欠,到头来,竟不如送我一场风花雪月,来埋葬这段不应有的沧海桑田。但我又能拥抱住几片风雪,来覆灭这层层而起的回忆,再回首,不过是笑看风雪远走天涯,独留我雪里泪秋蝉,一片牵挂,一抹苦笑,笑看那红颜晚,再也不复返,最后随风落款名离别。

路过西湖的雪那年,我记得风雪依旧,月色依然,而我却离愁燃眉,孤单倚立窗前。夜风久等在门外,孤月独在,将回忆映成了雪白,不会再有人将它渲染成奇幻。灯下观砚始终无眠,独自咀嚼着风月的凄凉,玩弄蛰伏在手中的狼毫,想写点什么,提起了笔却下不了熟宣,原来终不能湮灭那抹放不下的执念。风雪依旧,花月依旧,离去的时候似乎忘了那一句后会无期吧,空留下这场风月。

之后又过了几年,东奔西走,走南闯北,有人与了歌,有人与了酒,却无人再能与白头。因为在那路过的百万人群中,有人似她的发,有人似她的眼,却无人再似她的脸。常叹弱水三千,我只取一瓢;梦有千万,我只梦一朝。但这一瓢,这一朝,却仿佛千世轮回般凄凉。独守风月,染泪眉梢,静花独开,何人来看?别时易,见时难,相思越景忆红颜。一念花开,一念又灭。谁知追忆,已成灾。画地为牢,锁我含怨几春秋,只余清泪。

到头来,风月醉人,终无了用,只剩下离别时那一句忘说的后会无期

0 我要投稿
散文投稿 - 诗歌投稿(寒秋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)[ 投稿指南 ]
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,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,让更多网友认识您!
查看所有评论
猜你喜欢

深度阅读

?在线投稿
?在线分享 ?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