鸿运国际官网

时间: 2019-02-05    阅读: 918 次    来源: 寒秋文学
作者:刘嘉晨
除夕夜,夜幕被四方烟火照亮,除了满天星河月夜,夜还从未这样绚丽过。家家户户,灯笼点夜,照亮门前红红的一片。屋内全家人吃年夜饭,大的、小的、老的、少的,这才是阖家幸福的时刻。   而我,在此时却不敢松懈。我一边享受着全家团聚的喜悦,一边又为自己庸碌无为而羞愧。读多了其他同龄人的优秀励志故事,我就愈发惭愧。虽是同龄人,但差距好大。别人的优秀,我还未企及。身上背负着责任和使命、内心怀揣着梦想、脑海里憧憬着美好的未来,然而它们还未一一实现。所以我无法拥有状元及第、衣锦还乡的自豪喜悦,我所有的是还未有所作为,依旧为人生努力奋斗的自己。我喜欢这人情百态的凡世,但我不敢沉迷其中。尽情享受这脉脉亲情,对挣扎在梦想中的我来说,是种奢侈。   人生苦短,几十载擦眼而过。看多了他人白发苍苍的迟暮,我便知晓了青春易逝。   今早,一位大伯伯来我家串门。看着他灰白的头发,许是从他脸上看到了自己的衰老,我爸深沉地感叹一句,时间过得真快,转眼间我们都老了,你孙子都抱上了。   看到他,一段关于他的故事浮上眼前。   当年的他,不到二十岁的愣头小伙子,有一个已出嫁的姐姐,三个弟弟,还有一个襁褓中的妹妹。他娘,死于哮喘,当时怀里还抱着吃奶的女儿。一年之后,上山放牛的爹被发疯的牛抵死。   多年拼搏奋斗之后,当年的小伙子也已两鬓斑白,怎不令人感慨。他弟弟妹妹都已成家,他也有了孙子。从父母早亡到儿子成家立业,几十年的光阴不知不觉中就耗尽了。年年相似人不似,时光转瞬,岁月不等人啊。   我思绪回到现实。再次看看伯伯灰白的头发,又看了看父母满是皱纹的脸庞。妈妈的头上有几根刺眼的白发,随微风飘荡着。我替她拔了。她笑着对我说,你爸说不能拔,越拔越少。我愕然,不是说白发越拔越多吗?转头看到爸爸的秃头,顿时明白过来,露出了苦涩的微笑。   父母的皱纹,白发以及稀疏的头发是衰老的印记。多年之前,我还是小孩,你们还年轻。到如今,我长大,你们却老了。这一变换历经二十年,但回忆起往事,仍感慨岁月飞逝。时光这东西,积攒起来,感觉很长;经历起来,又感觉太短。   宿命难改,挣扎在平凡与不平凡之间。   新年,新年,新的一年,辞了旧,迎了新,旧物也添了新颜。一年又一年,万物看似在轮回。但对于每个人自身来说,生是起点,死是终结。从此湮灭于尘埃,委身于黄土。没有生生死死的轮回,因为对生死而言,轮回不存在。所以我才更珍惜我拥有着美好时光。   人都有相同的宿命,始终逃脱不了生老病死。看他人对镜愁叹白发新,多年之后,我又何尝不是如今的他们?看着时光的消逝,听着别人时光如梭的感慨。我怕自己不努力,等到白发生依旧碌碌无为。我不甘平庸,我害怕过着几十年如一日的机械平庸生活,如同行尸走肉。朱颜易改,青春易逝,人生苦短,不抓紧时间实现人生的价值,此生怕是白活。我不想白发苍苍时回忆此生时,剩下的都是遗憾。我不想被时光抛弃,我想在岁月中留下属于我的印记,以此证明我曾来过。   除夕,白天,鞭炮噼里啪啦地响,对联门画红艳艳地亮。晚上,夜空的烟花似火,门前的灯笼摇曳。屋内其乐融融,阖家欢乐;屋外笑语欢颜,走家串户。万家灯火盛处,有一颗不甘平凡的心。看这人间烟火,我不敢沉醉于此,因怕我梦想蹉跎。
0 我要投稿
散文投稿 - 诗歌投稿(寒秋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)[ 投稿指南 ]
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,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,让更多网友认识您!
查看所有评论
猜你喜欢

深度阅读

?在线投稿
?在线分享 ?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