鸿运国际官网

时间: 2019-02-09    阅读: 756 次    来源: 寒秋文学
作者:夏暻晗Sunnly

宋朝首都东京每日按部就班处处笙歌好生热闹,桥州街东就是小吃一条街,张家酒店.王楼山洞梅花包子.李家香铺.曹婆婆肉饼.李四分茶等店铺。五更就起床生火起燥,供应城中居民的早食。每天食客络绎不绝,

曹婆婆这刚给灶台生火就有居民来问。

曹婆婆?有肉饼可食吗?丑婆婆抬头一瞧,张婶啊!起的够早的啊,我这刚开张呢,进屋喝杯茶稍等片刻可好?张婶回应道,不了,我还是回家自己做点吃吧!今个不是清明节嘛?还要买些祭祖的东西呢,可有的忙咯!说完便走出了店铺。

日出东方家家户户也都开窗起床,这街上也渐渐有了人气了,有挎着篮子走街串巷卖梨的小哥,有挑着炉具到处吆喝卖烧饼的小伙子,街上被烟雾缭绕的汤饭迷了双眼快看不到路了,无论买家还是卖家大家在交流的时候都小声说话,因为大宋律法明文规定,街道大声嚷之,打八十军棍!食过早饭居民也开始着手准备丧葬用品好去祭祖,一切准备妥当后就出城拜祭了。

这街上有食过饭提着鸟笼遛鸟的,遛狗遛猫之人,也有忙着拉货送货的商家,有用牛当劳力拉车出远门的,热闹非凡。忽见一人在街中心正闲庭信步,背后传来一句择端兄别来无恙啊?张择端听到有人称呼他的名讳便回头张望,一瞧此人原来是一同在宣和翰林院供职的孟元老,张择端便拱手回礼称元老无恙啊?今日怎么有空出门游玩,说着元老便走到面前,今日不是清明节吗,便出来看看民风,张择端听之说,元老是写东京梦华录来此取材来啦?这东京梦华录写到第几章啦?将来必定闻名于后世啊!元老回之,无非是无聊用来打发时间罢了,不敢有鸿鹄之想啊,此书对后世如有借鉴之地,元老也算有点贡献了!元老谦虚了,此书我看必定对后世有极大用处!我们也别站着说话了,今日我请元老吃几杯酒做做人情可好啊?元老拱手有礼道,择端兄客气了,今日我做东请兄台喝几杯罢了,请?

话完二人便徒步来到张记酒店,张记酒店闻名于东京城内,城中无论喜事丧事都在此摆宴待客,门前两座石狮子用来辟邪之用,门头赫赫张记两个大字,两边挂着两对大红灯笼,进门便是账台,柜台摆放南北各地名酒,也汇集南北各地美食。会计正埋头打着算盘算账,两边各摆放桌子十张酒客们正在推杯换盏,各种噪杂之声不绝于耳,这时一小二将一盘酱爆牛肉上错了桌,只见客人吼之,这道菜不是我的,你这小二甚是笨拙,我要跟你们老板投诉你,小二一听赶紧劝之,客官莫要动怒,正值客满人多之时,匆忙之中便上错了菜,你若投诉于我,我也就丢了饭碗,还望客官谅解,这道酱爆牛肉我自掏钱送于客官食之便是,这桌客人才了无息声!元老和张择端见此叹了口气便直上二楼在东北角找了坐坐下来,把小二叫来点了两荤两素要了一壶女儿红,完毕对小二说慢些没关系,可别上错了菜没了今日酬劳,小二应之下楼走到后厨报于菜单将女儿红取之送至二楼,张择端先于元老斟满次子于己,元老言之,择端兄怎么没有回家乡祭祖呢?张择端笑笑回应,元老不是不知,我家乡在百里之外的琅邪东武!一来一回少则要花半年之久了,再说我年少便离家来到东京已有二十年之久,这里早已是我的家乡了。元老听后饮酒下肚说道,我在京也有二十多年了,亲眼目睹这东京从盛世到这般积贫积弱现状啊,这东京早已不是昨日之东京了,令人惋惜啊,这圣上每日爱好书画,这那是圣上所为之事啊!这也是我著东京梦华录根本原因啊,张择端劝之,元老不要那么悲痛,咱大宋还没到那么严重呢,这百姓不是还照常生活啊,还有挽回之地,说完又为元老斟酒。元老听之说择端兄,莫要自欺欺人了,你看那护城河上的防火垛,那还有禁军把守,咱这东京城本就是多火灾,那还有军队作风啊,还有那繁重的税收,压得老百姓喘不过气来,我看不出多日,官民必反,张择端听之连忙打住元老之言,元老可不要胡说,凡事自有天命为之,你我不可多话,以免换来杀头之祸啊!

二人你来我往推杯换盏不知不觉已经是黄昏了,元老说今日喝的甚是痛快,好久没这么喝酒了,张择端说道,只要元老心里痛快就好,改日你我二人叫上王安石一起痛饮不醉不归,今日不能再喝了,元老应之二人一起下楼走去,张择端行之柜台问之多少酒钱?老板一见是张择端,原来是张老啊,晌午繁忙没认出张老还望见谅,酒钱就免了吧,改日还望张老赏脸赠与几幅画作啊?张择端回之,人情是人情,生意是生意嘛!岂能混做一谈?老板这是要撵我张择端不让我今后来此了啊,老板吃了哑巴亏也不再多说便借了酒钱送走张择端及元老,张择端把孟元老送上孟府徒步走在街上。

忽见虹桥一文官和武官挣道互不相让,桥下一帆船快要撞向桥面,水手紧急降帆并将绳索放至水中以防止船上人掉入水中上不来,再往前走又见卖官盐的官员正在和一百姓讨价还价,街中心站着几个从相国寺出来化缘的僧人,就在几年前相国寺僧人还能从香火中赚取几两香火钱,这一幕幕画面不得不让张择端感慨今日大宋的衰败,国家只剩一副空壳子,让张择端悲从心来,来到卖纸笔的店铺买来作画材料,他要把这画面记下来面呈圣上,让圣上知晓民间之疾苦,张择端回到家中已经夜幕,尽管一路走来有璀璨的花灯陪伴他,夜市摊一如既往百姓来次品尝着美食,鬼市紧锣密鼓买卖着从景德镇运来的瓷器,可这一切繁荣的景象只是回光返照还是真实的,张择端也不敢肯定。要知事后如何,请看下回分解!

0 我要投稿
散文投稿 - 诗歌投稿(寒秋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)[ 投稿指南 ]
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,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,让更多网友认识您!
查看所有评论
猜你喜欢

深度阅读

?在线投稿
?在线分享 ?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