鸿运国际官网

时间: 2019-03-04    阅读: 630 次    来源: 寒秋文学
作者:潺溪

微雨自顾自地下着,淋湿了泥。

它呼吸着,腹部隆起又凹下去,反复如此。

表姐结婚了,是个大喜的日子,凤冠霞披,灯光烨烨,路过的行人驻足进门吃酒,有人注意到了它。深黄色的软毛上沾满了黑色的污泥,耳朵有气无力地耷拉着,嘴巴微张,吐出混浊的气体,它侧躺在街边的斜坡上,眼神倥惚,腹部随着呼吸隆起又凹下。能看出它的腿原本该是孔武有力,矫健如风的,只不过现在被血肉模糊的伤口遮住了,被碾压过的伤口透露给人它只存痛苦的灾祸记忆。

我取水来,劝它喝下,可它的头怎么也抬不起来了,我伸手去抬,它枕在我的手心里,嗅了嗅,别过头。它只睁开眼睛,看看四周,看看我。它眼里已没有了生的渴望,我抚摸着他的后颈,给它轻轻地按摩。它闭上眼睛,腹部随着呼吸隆起又凹下去,呼吸越来越剧烈,隆起凹下的程度越来越深,随后又是慢了下来,貌似温柔地抽搐着。它睁开眼,望望我。我笑:睡吧。

它没能再过一个年。一月的天气还是太凉了些。

0 我要投稿
散文投稿 - 诗歌投稿(寒秋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)[ 投稿指南 ]
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,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,让更多网友认识您!
查看所有评论
猜你喜欢

深度阅读

?在线投稿
?在线分享 ?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