鸿运国际官网

时间: 2019-03-10    阅读: 709 次    来源: 寒秋文学
作者:漠季

天色渐渐黯淡了,过了许久才飘下丝丝雨雾,而这雨雾终究发展成了大雨。老王站在窗口,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。等了好些天,终于把雨盼来了。老王看了看斑痕累累的墙壁上挂着的早已锈迹斑斑的大钟:快五点了。于是,老王把正在里屋织毛衣的妻子招了出来:我待会就出去干活,等儿子回来你就和他一起吃饭吧,不要等我了!上了年纪的老伴虽略有耳聋,却也弄懂了老王的意思,轻轻地嗯了一声,便回到里屋去了。不一会的功夫,老伴就托着一个鞋盒出来了,于是老王厥着嘴示意老伴把东西放到桌上。放好了东西,老伴便又拖着身子回到里屋继续织起了毛衣。

老王从门旁那架掉了漆的衣架上拽出了那件灰色的大衣,大衣的衣角已明显被磨得褪了色,整件衣服好像沾着洗不去的泥渍似的,一眼就可以看出是经历了多少风霜。简单地掸了掸,老王就穿上了那件大衣,抱着鞋盒出了门。

老王所在小区并无物业实质性的管理,因而环境也不容乐观。起初,各家的自行车随处停放,但是,后来随着自行车丢失的数量日益庞大,人们的素养也自动提升,于是,随处乱摆的车辆减少的。但始终有些人不必把车停放在车库里,老王就是其中的一个。

老王的车已有几十年的历史,岁月给那辆车带来的印记清晰可见,现在的小偷也都因瞧不上眼而屡次从它身边擦肩而过。但是,这辆破旧的自行车始终是没有车库的老王的一笔不可缺失的财产。

雨水顺着玻璃的纹路滑了下来,很快又汇入地上凹进去而形成的小沟渠中,跟着雨水的脚步行走,老王的身影便映入了眼帘。

老王在食堂的门前空地一块有棚顶的地方坐着,身旁是那个鞋盒,盒盖已被拿到一边。此刻在食堂附近来往的人还并不多,老王只是痴痴地忘着对面的墙发呆,他也只能对着墙发呆了吧。

被雨水声压制的铃声微弱的飘来,很快便飘到老王的耳中。老王那迷离的眼神顿时消失。挺了挺腰板,老王的视线转移到了那群急急奔来的人群身上。一个又一个的人擦肩而过,老王望着他们,真诚地笑着,笑着,但许久仍无人停留。老王脸上的肌肉有点僵硬了,但他的笑还是那么自然

天色渐暗,人群渐渐散去,忽而食堂冷清了不少。老王失望地站了起来,整理了一下被雨水抑或是泥水溅脏的衣服,捡起了鞋盒冒雨冲向了车库。车库的一角,那辆破旧的自行车正颤颤悠悠地立着

0 我要投稿
散文投稿 - 诗歌投稿(寒秋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)[ 投稿指南 ]
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,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,让更多网友认识您!
查看所有评论
猜你喜欢

深度阅读

?在线投稿
?在线分享 ?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