鸿运国际官网

时间: 2019-03-13    阅读: 516 次    来源: 寒秋文学
作者:雪泥鸿爪

它来我们家也有三四个年头了,毕竟养了这么多年的猫,情结也是根深蒂固过的,不养猫,总觉得家里空荡荡,缺了些什么。它是一只,毛色麻褐色的男猫,刚来我家,极其瘦小,站着看上去,也显得头重脚轻。别看它尚且年幼,胡须却全白了。

它的母亲就在我们后屋,为了防止它跑回自己家去,我们拴了它很长的一段时间。他挑食得很,白米饭不吃,没放油水煮的青菜也不吃,肉食到爱的很,无论给它多少它都吃得完。满满一碗肥肉,只见他肚子都吃涨了,他仍然在吃!吃货这个名词用在他身上,我想再贴切不过了。

半个月下来,原本瘦瘦的它,无精打采的它,长得肥头大耳,精神也变得活蹦乱跳了。见他这样的性状,我们也是哭笑不得!因为肥胖的缘故,连上楼梯都费劲,更别说爬杆和捉老鼠了。

由于见他如此现状,我们实在看不下去,于是,把他的肉食减了,油水也克扣了不少。虽然它总是嚷叫着抗议,甚而以绝食相要挟,我们依然无动于衷,置若罔闻。有时实在见它不惯,开口唾骂 它几句,但他哪里听得进去,为了那张贪婪的嘴,所有的咒骂声都充耳不闻。

急性子的我见他不惯,遂将其逮住,用一根布条拴在他的颈上,拖拽着它到野外,拴它在一棵小树下,准备饿它几天。可能是布条太松的缘故,我前脚刚进门槛,便听到它喵喵的叫声,已经在家门内了。它回来了,还比我先进家门,又听到它喵喵的叫声,一时心软下来。在那几天里, 它都刻意躲开我,似记仇一样,看见我,即使叫声依旧让人心烦,却有意地跑出门外,如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,独个儿对着远方大声地啼哭!

后来习惯了,也就不大注意他的无缘由的叫声了,已经习以为常了。他的伙食依旧没有什么丰富的改变,他似乎也明白了自己的挑食,并不能产生实质的效用,他屈服了,认清现实了!

除了我们做肉吃,他跟着沾点口福,多数时候都是青菜素食,饿了也是大口大口的吃。渐渐地,它的身形也恢复了正常的体态。

与之前养的猫比起来,这只猫动作显得迟钝,笨拙。我亲眼看见一只老鼠,从他的手中逃掉。想来捉到这只老鼠,他一定费了不小劲,只是它准备与老鼠戏耍一番的时候,但他松开嘴,那只装死的老鼠突然复活一般,起身顺势钻进墙洞里不见了。他有些意外,也有点不甘心,他在洞口徘徊了一个下午,始终也没有再见到那老鼠的踪迹。

我们在一旁看着,有嘲笑的语气,也为它有点儿失落的惋惜!

后来他捉到老鼠,我们都会带着喝骂的语气告诉它:别再放跑了哈!它好像听懂了我们的话,只听到他咬碎骨头的功夫,那只老鼠便被它大块朵颐一顿。

0 我要投稿
散文投稿 - 诗歌投稿(寒秋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)[ 投稿指南 ]
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,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,让更多网友认识您!
查看所有评论
猜你喜欢

深度阅读

?在线投稿
?在线分享 ?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