鸿运国际官网

时间: 2019-03-13    阅读: 557 次    来源: 寒秋文学
作者:墓寒

我来了,在冬季复苏的时节,我降生在河边,是低头沉思的垂柳荡在水面的影子。

斜阳懒懒的漂,像是一柄迟钝的刀,

风就那么毫无顾忌地划过凌乱的旷野,

我抖落如旧羽沾满衣袖的日子,夜轻轻地摇曳。十年过后百年以后,还会有谁为你守候一缕乡愁,宛如温柔的叹息依偎着深邃的眸。

我的梦里没有月光的娇媚,一朵雪花飘零在心里,封隔了记忆,那夜是弥留在手心里的叹惜,游戈路灯懒散的光圈中。

心似乎老了许多,这是昨天的结语。风总是不厌其烦的抽打着日子,过的平淡乏味。

没事的空闲让人亦苍老,把相思旳枝芽放置在阳台上,只为了接受阳光抚摸和梳理,从此因为遥远而思念和等待,如同等待冰河开封时的震撼和摇摆。

我终究还是孤独的。

终究会遗忘,或者被遗忘,何必追忆,何从追憶,何必在意此刻还是彼时,有你的日子是风景,没有你的季节是冰雕的絮语,时光荏苒,日子还是那个场景,只是转眼褪了色,也失去了水分。

0 我要投稿
散文投稿 - 诗歌投稿(寒秋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)[ 投稿指南 ]
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,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,让更多网友认识您!
查看所有评论
猜你喜欢

深度阅读

?在线投稿
?在线分享 ?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