鸿运国际官网

时间: 2019-04-14    阅读: 861 次    来源: 寒秋文学
作者:玫瑰

雨滴漫落在脉络平台上,散成涓流,淌入导流渠中,又聚成原型,被送入下一层,直至高塔底部。

左旋仰着脖子,却怎么也望不见天,也不知道这雨何时能停,周围湿漉漉的,潮湿的土腥味伴着微凉清新,煞是舒服。

左旋细细地感受着这雨带来的滋润。还是上去吧!他对自己说,开始挪动自己并不沉重的身躯。他速度不快,但很稳健,每一步都印下清晰的足迹。登塔是件枯燥的事情,左旋没有结伴,他甚至没有亲朋,他脾气并非古怪。现在的他只是一个人住着,一个人走着。

曾经他身边也有着几个同路的人,他们年龄相差有几,大大小小挨在一起时活脱一根生长曲线。他们一起登过高塔,

岔口太多了,怎么走啊同路的人总会遇到这样的问题,这边吧,这边缓一些聪明的给出了最优选项,每当这时,左旋便仰着头,深深望着根本看不到的天,一个个平台把远近都遮挡得严严实实的,提议的带着信从走了,剩下的也并不一定都跟着左旋。于是乎,队伍渐渐缩减成了孤独,左旋也不再搭伙,即便有同路的随着他走过一段,他也不会在岔口提出建议,拉上信从。他只是静静的等待着队伍里只剩下他自己,没有质疑,没有争论,更没有挽留,如同河流的分支,浮云的离团,平静自然。所有的登塔者都是如此,毫无牵绊的路人,却又虔诚的向前。

路程还未过半,雨依然淅沥着,左旋在没有岔口的地方停了下来,再次仰望着他看不到的天。登塔,并不是为了看到天,也不是为了登顶,这只是一个遗俗。每当雨来,润遍万物,便是登塔之时,无论登了多高,行了多远,是否停住了脚步,甚至只是在塔底偷懒,都无妨,没有监督,没有惩罚,左旋现在甚至连朋友都没有。

但是左旋想看看天,那是在他第一次登塔时,同路的说在这层层的平台之上,是一片混沌的天,那雨,便是从这天上落下,同路的来自外地,而这里也只是他的途中。从那以后,左旋便有了登塔的目标:看看这天。但那时的他太小,后来虽然长大,但雨却总是很短,雨一停,登塔便结束了。于是乎,登塔成为他达成愿望的途径,雨来时高兴,雨停时遗憾。

左旋继续向上赶路,雨没有丝毫变化,这是个好兆头,或许今天能看到天,虽然希望变大了,但他内心甚至毫无波澜,步伐依然的稳健。就这样又登高了一段路程,在一个岔口,左旋感到有个身影从岔路赶来,他莫名停了下来,连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,一向孤独的行者居然在岔口等待一个陌生的过客。

近了,近了,左旋倒吸了一口冷气,那身影径直朝他而来,他感到一种莫名的冲动,让他忘记了登塔的目的,雨是会停的,然而这种无意义的停步不前无异于会葬送了今天的努力,然而此刻他却像是被钉在高塔的阶梯上一样。

随着嗖的一声,突然一个巨响,左旋被一股力量狠狠地压向了高塔,他感到这力量大到连高塔都被撼动了,又或许是自己被砸的出现了幻觉,无数的平台纷纷落下,雨仿佛也大了起来,眼前一片混沌,随着高塔的晃动中,左旋模糊看到了支离破碎的空白,这便是天吗?天便是支离破碎的混沌,左旋有些疲惫,实现的愿望并无法让他摆脱现实的痛苦,他感到身体越来越冷,冷到连一步都挪不动了,他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向上仰望着,回忆着刚刚看到的天, 他努力想想起些什么,却最终陷入了混沌中。

下雨了还不回去?一位父亲举着伞训斥着他的孩子,那孩子抱起弹到地上的球,痴痴地望着被球砸过的树干,随即转身离开了。

0 我要投稿
散文投稿 - 诗歌投稿(寒秋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)[ 投稿指南 ]
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,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,让更多网友认识您!
查看所有评论
猜你喜欢

深度阅读

?在线投稿
?在线分享 ?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