鸿运国际官网

时间: 2016-03-19    阅读: 3 次    来源: 会员
作者: 峰之源

我喜欢吃米饭,但我并不是南方人。作为一个北方的人,我喜欢吃米饭有着我的理由。

米饭作为餐桌上的一员,它既可以突出其它菜肴的味道,也可以淡化口中的油腻感。正如有些人那样,为人处世中,着想之处多为他人。

两人行中,他可以呵护对方,化解对方的愁闷。三人行中,他可以淡化矛盾,更好的维护人心的平衡。或许,正因为如此,我生来便喜爱米饭,喜爱这种独特的口感与感悟。冥冥之中或许有些东西在一直提醒我,该做一个怎样的人。

米饭,也可以不单纯的只放大米。我喜欢自己做稀饭,有时切些地瓜丁放进去,再加些别的零零碎碎。然后,自己捧上一碗,就着咸菜,慢慢打磨这时间。我觉得,这样的时间是很惬意的。

今晚,大年二十九的夜里,也就是前些年中的大年三十。我捧起自己的那一碗粥,自己慢慢吃着,父母在旁聊着一些过年的事。

这一个年过得很不顺心,父母在为红包的事生气。我作为家里的独子,上面有两个姐姐,所以我还未成家,但我的两个大伯家早已有两个孩子。所以,我家的红包只进不出,我父母供着我的学业很是不易,红包成为一个负担。我二伯家,看我们很是不易,便想着方子返给我们家一些钱,可我大伯家毫无表示。父母对此很是生气,在家里对此念念叨叨。

我看着手中的粥陷入沉思,或许我该煮碗白米饭。

0 我要投稿
散文投稿 - 诗歌投稿(寒秋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)[ 投稿指南 ]
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,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,让更多网友认识您!
查看所有评论
猜你喜欢

深度阅读

?在线投稿
?在线分享 ?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