鸿运国际官网

时间: 2016-04-04    阅读: 3 次    来源: 会员
作者: 吟风

    小时候,为什么盼着过年?吃肉,放炮仗,收压岁钱。最重要的,当然是收压岁钱。    家里有个规矩,每次拜年回来,第一时间要向母亲禀告,所得压岁钱的情况。压岁钱,可不准胡乱花费,过了正月十五,母亲会跟我算账,让我上交大部分,留下少数,可自由支配。    五年级那年,家里养的母猪病死了,母猪所生的猪仔,也都有一种水肿病,养到二十来斤的时候,也都死了。家里落了亏空。母亲手头很紧,所以才打算用我所有的压岁钱,给我去交学费。那年,所得压岁钱总数是十元,学校的学费也恰好是十元。我当然很不乐意,嘟嘟囔囔的,总觉得吃了亏,心里很不平衡,勉强听从了,但却记在心中,嘴上得了机会,便会叨咕几句,而母亲也像是亏欠了我,听了抱怨,并不训斥,只是叹息。    我这十元钱,得的可不容易。两角、三角、五角的,积少成多,不知跑了多少路,磕了多少个头。大年初一,第一个是给奶奶拜年,爷爷四十多岁过世,奶奶拉扯大了几个孩子,性格很倔强,母亲的性格也很强,有几年婆媳关系紧张,平时我也不大到奶奶屋里走到,在村里遇见了,除了喊一声,也不敢讲太多的话,所以年初一去拜年,我总怀疑,能不能有压岁钱,会不会只是一两角?好在,在我恭恭敬敬的磕了一个头后,吃了奶奶端过来的红糖水,在奶奶念经一样的说过:“吃点甜茶,甜甜,老虎样的,念书聪明哦!”奶奶会给一方小糕,小糕的红纸里,插着一张叠好的纸币,那是五角的,我眼睛瞥见,心里欢喜,奶奶看在眼里,总会笑起来,说:“讨账鬼佬!孙子总归是孙子,娘娘(奶奶)还会亏待你?”我得了压岁钱,便会腆腆的退出门外,去大伯家,二爷家,三爷家,小爷家,堂叔家。大伯和三爷都有压岁钱,都是两角的,大伯家拿的很爽气,三爷家也是要磕头的。    三爷爷家,三间土屋,在水塘边,屋后是个竹园,下了雪,翠竹、土墙、黑色的老木门、门上鲜红的对子,景致很美。三爷爷是个不俗的人,会写很好的角笔字,半个村子的对联,都出于他的笔下,但是三爷爷很严肃,不苟言笑,见了孩子们也是一本正经,相反的是三奶奶很和气,压岁钱都是三奶奶给的。我们去的时候,三奶奶总是还未起床,在里屋的床上,半躺着,和小姑闲话。小姑大我们不多,但是因为她长了一辈,所以平时也不和我们来往。三爷爷招呼我们喝糖水,吃瓜子,可我们哪有这心思?只等着三奶奶喊我们的名字,喊一个进一个,在床前的蒲团上磕一个头,拿一方糕。出了门,大家会撕开方糕上的红纸,看纸里包着的压岁钱,从来没有失望,也没有惊喜,一直都是崭新的两角纸币。三奶奶的负担很重,她有七个孩子,且很重视孩子的教育,所有的子女都念过初中,有三个还是高中毕业生。三奶奶,平日里很节俭,是有名的吝啬鬼,能给两角的压岁钱,已是出手阔绰,令人感动。    相比之下,在村里做会计的小爷爷,则小气的多,每年都是一碟烂蚕豆,几块炒米糕,就是一方小糕,都是很难得的,更别提压岁钱了!所以,我们孙辈的八九个人,谁都不愿意去拜年,都是匆匆进门,旋即出门,有时还不忘狠狠的抱怨几句:“小爷爷小气鬼,小气鬼小爷爷,年年都是烂蚕豆!年年没有压岁钱!”可小爷爷不恼,腆着大肚子,状如米勒,呵呵的笑着。看了,让人气愤。    年初二,要随了父亲,去我的舅公家拜年。走很远的路,与一群很不相熟的亲戚在一起,偶尔还会住上一宿,两个舅公都会给压岁钱,都是两角。    初三,到外婆家,这是我最乐意的去处,虽然要走二十里,顶着寒风,踩着冰冻路,但是想到给外婆磕了头后,会有五角的压岁钱,给舅舅磕头后,也会有五角,外公也是五角,而且不用磕头,脚下有力,心情愉快。给外婆、舅舅拜年后,依次是大姨家,二姨家,小姨家,姑姑家,这些都是至亲,都有压岁钱,多则五角,少则两三角,都要走很远路,但乐此不疲。    收压岁钱,藏压岁钱,反反复复的数着压岁钱,那一份兴奋,忐忑,满足,至今回想起来,仍怦然心动。    

0 我要投稿
散文投稿 - 诗歌投稿(寒秋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)[ 投稿指南 ]
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,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,让更多网友认识您!
查看所有评论
猜你喜欢

深度阅读

?在线投稿
?在线分享 ?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