鸿运国际官网

时间: 2016-04-08    阅读: 2 次    来源: 会员
作者: 泪葬红尘

  2010年,1月1日:呵。是该离开的时候到了吗?      昨日,突感自己的心脏一阵阵疼痛,紧接的断断续续的停息了30分钟看来是时候了!      凝望的天空,灰蒙灰蒙的;脑海中的记忆一点一点的在倒带:曾经不经意间删除掉的回忆多在这一刻清晰可见。      爷爷奶奶姐姐,不知你们在那可好?不久我们又可以在见了,你们是否已步入轮回?      记忆慢慢回放到曾在完美的那锻年日。不知曾经徘徊在远征营外,等待儿子归来的九子鬼母九阿姨可好!还有那昔别的黄昏之主苍力王可有人频繁的惊搅?      还有那曾并肩而战,为情,为名,为友谊而战死UL的兄弟们可安好!      不知不觉,一层薄薄的水雾蒙住了双眼:想到那曾经疯狂爱上的女孩~~      (一)      1995年,发展中的中国,正如我一样在成长。      5岁的我,却发现此时此刻的记忆才开始清晰可见,5岁前的记忆是一片白色:除此便只有那消毒水的味道。      曾多次问起过母亲心中的不解,得到的结论是:自己把梦中见到的弄混了。      (二)      那是一个很阴暗的下午。那时刚升入三年级:开始有点朦懂事。      记的那天,天异阴,阳光不知躲到何处;整片天空灰蒙笼罩的。我是当日的值日生,正值完日回家。      出学校不远时遇到收工回家的大伯。他见我一脸灰尘,笑的帮我拿的书包,领的我往回走。      从小性格内向的自己,很少在除母亲以外的人面前撒娇,接触。      从不和父亲睡。从小都是自己一个人睡在二楼。以至于与父亲之间有很大的代沟。      所以,我不会象别的同龄小孩那样会说让大伯牵的手往回走。只是默默底的头跟随在大伯的后面。      天,很奇怪,前一分阴暗暗的,后一分却见夕阳露出在西边。光晕看的很美,很痴。以至于连过马路都不曾查觉;直到。。。。      刺耳的刹车声,大伯的叫喊声。      呆如痴的我被大伯急速的推到一边,换来的却是车无情的撞向他。      血雾,人起,人落就象血蝴蝶翩翩起舞。      夕阳,一抹很红很红,红如大伯那流逝不止的血。慢慢地,慢慢地湿透我的裤角。      从那一刻起我开始逃避黄昏,逃避那路,那物,那景:还有那一抹红。。      (三)      姐姐是在冬天的时候出嫁的。很幸福,很美好!      第二年,便有了小外甥的出世。年小的我不知觉中就当上了舅舅。看的那幼小的生命笑,哭,呆仿佛看到自己年幼是否也一样?      想抱他却又怕自己不会,抱得不好:也怕抱不住他会摔下来。最后在母亲的教下,从母亲手中轻轻,慢慢地接过了这个可爱的小生命。      很轻,比想象中要轻的多。      柔软的身体,白白的皮肤,不安份的舞动。      最惊喜的是,他既然停止了张望的眼神。      

0 我要投稿
散文投稿 - 诗歌投稿(寒秋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)[ 投稿指南 ]
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,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,让更多网友认识您!
查看所有评论
猜你喜欢

深度阅读

?在线投稿
?在线分享 ?返回顶部